日前,江西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通過官方微信公眾號“江西金融”,發布了江西省小額貸款公司名錄公示(2023年9月末),披露了經江西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批準、實際在營的122家小額貸款公司名錄及最新評級結果。

內容顯示,新余市昆侖樂云網絡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評級結果為B,僅比最低的兩家評級為C的小貸公司高,且是唯一評級結果為B的網絡小貸公司。樂云小貸已于今年8月更名為新余市瓴岳網絡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下稱“瓴岳小貸”),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注冊資本為5億元,公司法人為張雪,參保人數為1人。股權穿透后可見,洋錢罐的創始人、昆侖萬維(300418.SZ)實控人周亞輝通過北京岱坤科技有限公司控制了瓴岳小貸。

藍鯨財經曾報道,今年1月,昆侖萬維擬將擁有小貸牌照的樂云小貸全部股權以5.15億元的對價,轉讓給昆侖萬維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周亞輝間接控股的北京鋒泰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鋒泰科技”)。此次轉讓事宜,仍需獲得江西省金融監管部門審批。


【資料圖】

如交易完成,昆侖萬維將不再持有樂云小貸股權,后者也將不再納入前者合并報表范圍。

類似的操作4年前也曾出現過。

2019年5月,昆侖萬維曾發布公告稱,關聯方北京岱坤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岱坤科技”)提出擬用5.3億元接盤樂云小貸100%股權。其中,岱坤科技為本次轉讓受讓方鋒泰科技的全資控股股東,周亞輝又持有岱坤科技66.7%的股權??梢哉f,這是周亞輝及昆侖萬維主導的一項上市公司資產剝離。

值得注意的是,發布公告后,上述交易因一直未能獲得監管機構批準而潦草收場。在此情況下,昆侖萬維和周亞輝拋出了另一個關聯交易方案——讓樂云小貸跟轉讓受讓方鋒泰科技合作,共同開展小貸相關業務。如此做法相當于岱坤科技不再需要花5.3億元買這個牌照,只是通過合作方式就擁有使用小貸牌照的權利。

2020年7月,昆侖萬維在回復深交所的公告中,否認了監管提出的“樂云小貸預計將發生關聯交易的金額,與合作方關聯費用的支付方式、關聯交易定價的依據以及價格是否公允”這一問題。其表示,樂云小貸與鋒泰科技發揮各自優勢,共同為有信貸融資需要的客戶提供服務,并向客戶收取各自的費用。樂云小貸無需向鋒泰科技支付任何費用,兩者之間不存在任何關聯費用的支付問題以及相關的資金往來,亦不存在關聯交易定價的事宜。

由此,這回“梅開二度”的交易是否能得到監管的批準,需要劃一個問號。不過能看出,周亞輝本人對這塊小貸牌照興趣極大,這或許與周亞輝控股并充當法人的往昔P2P平臺“洋錢罐”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天眼查顯示,洋錢罐的運營主體為北京瓴岳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瓴岳信息”),后者與岱坤科技的股權結構一致,周亞輝持股66.7%為大股東;二股東為洋錢罐創始人劉永延,持股28.3%;第三大股東為強愛瓚,持股比例5%。

實際上,這種“左手倒右手,公產轉私產”的玩法,周亞輝可謂經驗豐富。洋錢罐最初成立于2015年,同年獲得昆侖萬維3億元天使輪融資。2016年以及2017年,昆侖萬維分別公告稱將持有的洋錢罐股份,前后以近4.96億元的對價,全部轉讓給周亞輝擔任唯一股東及董事的KFH公司,構成關聯交易。最終來看,洋錢罐本身的實控人還是周亞輝,只是與昆侖萬維脫了鉤。

目前,洋錢罐已從P2P平臺轉型為助貸平臺。2020年11月底,洋錢罐公告稱,此前P2P的存量已完成本息兌付并實現清零,此后全面轉型助貸。

目前,洋錢罐官網對外展示的品牌為瓴岳科技(Fintopia Group),稱已建立消費金融業務、國際化業務和機構業務三個業務板塊。主要產品有洋錢罐借款、現金借款、洋錢罐理財、Easycash、Credmex。其中,洋錢罐借款與現金借款是其在中國的現金貸產品,二者區別僅為名稱不同。

據介紹,Easycash是是服務于印度尼西亞用戶的現金貸平臺,已在印尼金融監管部門OJK(Otoritas Jasa Keuangan)完成注冊。

Credmex是服務于墨西哥地區的移動數字金融平臺。

洋錢罐合作的金融機構包括:華夏銀行、眾邦銀行、藍海銀行、蘇寧銀行、錫商銀行、江蘇銀行、南京銀行、西安銀行、三湘銀行、客商銀行、億聯銀行、華通銀行、蘭州銀行、匯和銀行、威海商業銀行、營口銀行、大興安嶺農商行、北京中關村銀行、東營銀行、興業消金、中信消金、北銀消金、唯品富邦消金、長銀消金、海爾消金、蒙商消金、盛銀消金、金美信消金、愛建信托、山東信托。

不難看出,若此次牌照轉讓成功,則洋錢罐方將獲得轉型網絡小貸的重要籌碼。周亞輝對于洋錢罐的偏愛顯而易見,其率領昆侖萬維在互金領域投資曾布局多個平臺,包括趣店、銀客網、隨手科技、洋錢罐等。但此后P2P賽道遭遇“一刀切”,昆侖萬維將旗下互金資產悉數變賣,唯有洋錢罐是由周亞輝親自接盤。

洋錢罐借款App中的《用戶注冊與服務協議》顯示,該平臺的運營主體包括瓴岳信息、鋒泰科技以及黑龍江三農信融資擔保有限公司,后者實控人亦為周亞輝。

據黑貓投訴平臺,洋錢罐累計投訴量為9374條。投訴內容多為利率畸高、暴力催收等。

再回看本次交易的“主角”樂云小貸,是昆侖萬維于2017年8月出資5億元設立的全資子公司。昆侖萬維曾于2020年7月回復深交所關注函的公告中表示:“樂云小貸自成立至今未開展實際業務,不存在放貸金額?!蓖瑫r還披露:“樂云小貸可通過網絡平臺開展線上小額貸款業務,目前尚未開展業務?!?/p>

神奇的是,樂云小貸在小貸牌照“閑置”、營業收入均為“零”的時期,2019年實現凈利潤66859.38元,2020Q1實現虧損460.2元。據2019年5月8日昆侖萬維發布的公告,在2018年年末和2019年3月末,樂云小貸總資產大約為4.99億元,全部轉到了“應收款項總額”。

證券市場紅周刊曾發文指出,昆侖萬維雖然拿出了5億元設立樂云小貸,但這筆錢并不在樂云小貸賬上,而被“公告未披露”的對象占用了。以“應收款項”形式占用的資金并不是借款,不需要計算利息。換言之,占用者既不需要支付利息,樂云小貸也沒有收取利息的權利。

證券市場紅周刊表示,由此看吃虧的是樂云小貸,而樂云小貸又是上市公司昆侖萬維的全資子公司,意味著最終吃虧的是上市公司全體投資者。該應收款項屬于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實質上是對上市公司資金的違規占用,昆侖萬維涉嫌信披違規。另外,樂云小貸業務合作模式有瑕疵,易違規向實控人輸送利益。

昆侖萬維以游戲起家,但此后隨著2018年歷時九個月的游戲版號停發對整個國內游戲行業產生了重大影響,其不再以游戲作為發展重點,而是轉為投資以及轉型互聯網。從趣店、映客再到快看漫畫和電商公司如涵,周亞輝和昆侖萬維都獲得了不錯的收益。

公司2016年至2022年分別實現投資收益4.93億元、4.44億元、6.84億元、6.52億元、39.24億元、16.65億元、1.41億元。在2020年,昆侖萬維成為2020年凈利潤最高的游戲公司。2022年,昆侖萬維參投公司滴滴退市導致投資相關的損失增加約4.35億元。2022年,昆侖萬維營收凈利雙降。

另外,昆侖萬維2018年開始投資并于2021年1月完成重大資產重組并正式并表的信息分發平臺Opera如今扮演者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今年以來,Opera通過Opera GX游戲瀏覽器、游戲引擎GameMaker Studio(GMS)、以及完成兩者閉環的游戲社區平臺GX.Games(GXC),繼續進行元宇宙的打造演進。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最頭部出?,F金貸玩家,昆侖萬維的金融業務也拓展到菲律賓、巴西和墨西哥等地區,并且投資了印度版趣店Krazybee。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