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青島銀行(002948.SZ)、齊魯銀行(601665.SH)、山西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西銀行”)等多家城商行股權登上阿里司法拍賣平臺。然而,從拍賣情況看,競買者寥寥無幾,山西銀行、齊魯銀行股權因無人出價已流拍,青島銀行股權拍賣亦被法院暫緩進行。


(資料圖)

今年以來,已有中原銀行(1216.HK)、貴州銀行(6199.HK)等多家城商行股權登上司法拍賣平臺,但競買成功的屈指可數。此外,多家中小銀行股權起拍價已低至1元,股權拍賣仍乏人問津。

對此,業內人士認為,股權起拍價設置低反映了銀行股權面臨的問題,包括部分銀行經營狀況不佳、投資者對風險的擔憂等,其中一些中小銀行由于競爭加劇等原因,面臨業績下滑、不良貸款增加等問題,導致股權價值下降。

多家城商行股權被拍賣

日前,阿里司法拍賣平臺顯示,齊魯銀行3500萬股無限售流通股、青島銀行4230萬股無限售流通股均于10月13日進行第一次拍賣,競價周期為一天。其中齊魯銀行起拍價為1.47億元,青島銀行起拍價為1.43億元。

對此,青島銀行向《中國科技投資》記者表示:“本次股份拍賣價格為拍賣日前20個交易日青島銀行A股收盤價均價,與本行流通股市價接近。本次股份拍賣,系因股東自身經營情況導致,不會對青島銀行的正常經營、股權結構產生重大影響?!?/p>

從競買結果看,兩場拍賣均無人報名,且法院已暫緩青島銀行股權拍賣。值得關注的是,上述股份拍賣的持股人均為同一主體,即山東三利源經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三利源”)。公開資料顯示,山東三利源成立于2002年7月,是一家以從事批發零售業為主的企業,注冊資本1億元,法定代表人為葛守蛟,目前其已成被執行人,并被限制高消費。

拍賣公告顯示,青島銀行及齊魯銀行股權拍賣的依據均是(2023)魯0202執2833號執行裁定書。記者經企查查了解到,上述案件涉及的金額約為4.29億元,案由為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青島市南第三支行與山東三利源及其他人員之間的金融借款合同糾紛。

青島銀行2023年半年報顯示,截至報告期末,山東三利源位列青島銀行第9大股東,持有青島銀行1.22億股份,持股比例2.09%,均無限售條件,目前全部處于質押、標記狀態。企查查顯示,自2023年以來,山東三利源已29次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

“2011年,山東三利源入股青島銀行,彼時企業經營狀況良好,此后質押本行股權,根據《關于加強商業銀行股權質押管理的通知》相關規定,依法履行了相關程序,符合股東質押股份的相關要求。目前,由于山東三利源自身經營問題,導致其質押股份被司法拍賣。本行將全程關注和跟蹤股份拍賣情況,在依法合規前提下,力爭實現相關股份的平穩變動?!鼻鄭u銀行向《中國科技投資》記者回復道。

同時,齊魯銀行2022年三季報顯示,報告期末山東三利源位列前10名無限售條件股東中的第10名,持有無限售條件流通股的數量為3500萬股。此后披露的定期報告中,齊魯銀行前10名無限售條件股東中已無山東三利源的身影。

除此之外,另一城商行山西銀行3885.62萬股權于10月5日由晉城市城區人民法院進行首次公開拍賣,持股人為青島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島大宗商品交易中心”),起拍價3885.62萬元,約合1元/股。其中股東享有優先競買權,但最終因無人出價而流拍。

2022年財報顯示,青島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是山西銀行第九大股東,持有其1.90億股,占總股本的比例為0.79%。然而,這并不是青島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第一次拍賣山西銀行股權,2022年11月,該公司曾將持有的1.51億股山西銀行股權進行拍賣,售價亦為1元/股,起拍價1.51億元,最終結果也是無人問津。

年內多家銀行股權流拍

阿里拍賣平臺顯示,廣東順德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蘭州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珠海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中小銀行的股權亦等待交易,起拍價同樣被設置為1元。上述拍賣股權大部分為自然人持股,份額多在10萬股以內。然而即便起拍價已低至1元,競拍者仍寥寥無幾。

張雪峰向《中國科技投資》記者分析道:“1元起拍價格應該被視為市場需求和競爭真實反映的結果。股權起拍價設置低可能反映了銀行股權面臨的問題,包括部分銀行經營狀況不佳,一些中小銀行由于經濟下行、競爭加劇等原因,面臨業績下滑、不良貸款增加等問題,導致股權價值下降;投資者對風險的擔憂,對于面臨風險的銀行來說,買方可能擔心購買股權后需承擔的潛在風險,從而只愿意給出較低的起拍價;以及監管政策的影響,監管政策對于中小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和股東結構有一定要求,因此一些銀行可能不得不通過低價格拍賣股權以滿足監管要求?!?/p>

“1元起拍價格的核心在于目前城商行農商行投資價值存疑,投資者對于資產質量沒信心?!眰鞑バ乔駻PP聯合創始人由曦向《中國科技投資》記者表示。

此外,今年以來,已有鞍山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天府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四川新網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湖北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原銀行、金華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貴州銀行等多家城商行股權登上阿里司法拍賣平臺,但競買成功的屈指可數。

“由于經濟壓力和競爭加劇,一些城商行面臨業績下滑、不良貸款增加等問題,導致股東資金鏈緊張,出售股權成為他們籌集資金的一種方式,而有些城商行股權登上拍賣平臺是因為個別股東出于個人原因,需要變賣持有的股權。此外,監管機構對于銀行的資本充足率、股權結構等方面有一定的要求,通過拍賣平臺交易可以增加銀行的流動性,以滿足監管要求?!睆堁┓宸治龅?。

“銀行股權交易難以成功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幾個方面,對于一些負債較高、不良資產較多的銀行來說,他們所擁有的股權價值可能并不高,高要價導致沒有競拍者愿意購買;其次,銀行的股權交易涉及到風險的轉移和承擔,買方往往難以評估銀行存在的潛在風險,因此對交易持謹慎態度;當前,金融業存在不確定性因素較多,這也增加了買方進行股權交易的不確定性?!睆堁┓逖a充道。

在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研究員周茂華看來,只要信息披露充分,定價合理,隨著中小銀行內部治理不斷完善,經營與風控能力提升,宏觀經濟形勢向好,中小銀行股權遭流拍的情況或將有所改變。

記者就股權拍賣、經營業績等問題致函齊魯銀行和山西銀行,截至目前,尚未收到回復。

關鍵詞: